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絕地任務完全攻略
/Agnes
前言
直到任務的最後一刻,我才經由艦長的推薦登上了同盟最新的戰艦『列辛頓』號
,參加一個一無所知的任務。這次任務是由巡洋艦『列辛頓』號和科學研究船『
傑力可』號所執行的,整個特遣艦隊裡,似乎只有兩艘船的艦長知道這次任務的
真正目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跳躍之後,船員的情緒也跟著焦躁起來,謠言四處流傳;但沒有
人知道真正的任務目的,只能大略從艦長所承受的壓力看出,這次任務可能和同
盟的存亡有關。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直到特遣艦隊終於抵達了代號『波絲鳳
妮』的星球。就在這關鍵性的一刻,『潘朵拉』計畫正要實行的時候,我們被神
祕出現的聯合國重巡洋艦給徹底擊潰。艦長帶著全艦人員以同歸於盡的方式引爆
了敵艦,特遣艦隊就這樣只剩下我一個人,掙扎地摸索出神祕的潘朵拉計畫的全
貌。但我始料所未及的,是人類這個種族,竟然在我的手中走上了進化的終點。
因此,我在這邊記錄下整個冒險的過程,也為人類立下一個最後的墓誌銘。
危險的開端
當我從麻醉藥的藥效中醒過來後,立刻察看我身上所有的物品,發現多了一張紙
條,是艦長留給我的最後遺言;裡面提到了副艦長在官廳裡面錄了一段給我的消
息,同時也將他寢室的個人隱私密碼A3X5給了我。我立刻進去他的寢室,看了他
留給他女兒的最後訊息,這該死的聯合國!艦長,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在一陣搜尋之後,我找到了一本船員名冊,裡面的最後兩頁記載著一些船員的個
人隱私密碼,我立刻把他們記了下來,將來一定會派上用場的。接著我走到走廊
,詢問走廊上的電腦終端機目前的狀況,結果得知了一個很糟糕的消息-由於本
層的某一間寢室遭到外物的擊穿,所以造成了失壓的現象,大量的空氣流失,整
層被和船艦上的其他部份隔離,而且電腦系統目前也無法和主電腦連線,全艦似
乎因為剛剛的核爆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如果我不趕快做出處理,很可能在幾個小
時內就會面臨死亡的命運!
雖然電腦系統的目前功能限於各層,但我仍然從它的記憶庫中得知了應付此等狀
況的方法。我立刻將在電腦終端機上方的櫃子打開,取出船身修補包;將其打開
之後,我前往目前能進入的寢室一間間的搜尋。在千鈞一髮的狀況下,我在船員
雷娜、奧利佛的寢室外面聽到了空氣洩漏的尖銳嘯聲,我立刻衝進去,卻被大量
湧出的空氣的推力推向牆壁,勉力支撐起身,我將“泡沫噴膠”噴上破洞,暫時
止住了空氣的洩漏,接著將“分子凝膠”黏上“修補錠”再貼在破洞上,一勞永
逸地解決了這個問題。至少我暫時不需要擔心空氣的問題了!而且通往其他樓層
的電梯應該也跟著開放了。
另一項危機
mission1.gif艦橋
tacticalconsole戰術控制台
mission2.gif第二層
JAMES POOLE傑姆士•伯“模型”、麥可•達爾“保險櫃”、
Renato Oliver雷娜、奧利佛,“空氣外洩”、wardroom官廳、captain艦長室、
comm center通訊中心、spares多餘電子零件。
mission3.gif第三層
MARY QUAN馬麗•關“日誌”、HDEKI MIURA席德基•穆拉“項鍊和程式原始碼”、
KIMBERLY FALCON金伯利•法肯“留話字條”。
接著我詢問本樓層的電腦,得知了另外一個更糟糕的消息-本艦的反應爐不但受
到損害,開始洩漏出輻射,而且冷卻器也出了狀況,整個爐心已經開始過熱;如
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整個爐心會溶解,我的小命當然也會跟著完蛋!此事當
然也是目前的第一優先,不過電梯也被磁卡鎖給鎖住,我前往官廳聽取了那段留
言之後,知道了自己目前的目標,同時也拿到了一塊黃色的磁卡;很明顯地,這
就是拿來開啟那磁卡鎖的卡片。
我仔細思索了一下之後,發現要處理這個輻射洩漏的狀況,我還得要找到測量輻
射劑量的“蓋格計數器”,最好還能夠找到隔離輻射的防護衣,不過防護衣似乎
只放在反應爐那一層,全艦的其他地方並無存放,看來我只能先設法找到這個測
量器了。要找這一類的器材,我當然立即想到要前往船上的科學實驗室。
mission4.gif 第四層 船員居住層、
第五層 main computer主電腦、science lab科學實驗室、medlab醫護室。
按下電鈕將電梯呼喚到這一樓層後,走進電梯將磁卡插入,我選擇了第五層。
到達第五層之後,我立刻進入實驗室,打開外面標有“田野實察工具”(FRT)
的櫃子,從裡面取出了兩個非常有用的工具:一個輻射計量器及一個可以分析
物質成份的掌上分析儀。我本來想要前往反應爐所在的輪機室,但通往該處的電
梯已經因為輻射洩漏而自動封閉了,看來我只能從反應爐的管路間,迂迴地前往
輪機室了。
我進入電梯選擇了“反應爐”。然後在走出電梯後,我走進通往管道間的那條走
廊,爬下一個梯子,立刻打開了“輻射計量器”測量我上方和下方通道的輻射劑
量;經過反覆的推測之後,我終於找出了一條通道(一邊使用畫面右上方的地圖
來察看)。依序是下面的順序:
A1-左轉-B1-往下爬-B2-右轉-A2-往下爬-A3-往下爬-A4-左轉-B4-
往下-B5-右轉-A5-往下爬就直達輪機室。
mission8.gif輪機室,console控制台。mission9.gif,反應爐管道間。
一進入輪機室,我先打開右手邊的櫃子,取出了櫃子裡面的重型“切割氣炬“,
這應該可以讓我在這處處殘破的船艦上得到一些幫助。接著我直接走到輪機室的
控制台前面,瞭解了目前的狀況:主冷卻槽已經損壞,我必須要打開備用的冷卻
槽,並且將整個冷卻流程構成完整的一個迴路才行。於是我爬上輪機室的頂端,
將備用的手動冷卻劑閥門打開(這裡可以打開兩個閥門中的任一個。)
整個反應爐的冷卻劑流向只需要注意幾個要點:第一,必須要從某一邊的冷卻槽
流出,並且流回同一個冷卻槽。第二,必須通過爐心,才有降溫的效果。第三、
必須通過網狀的散熱管路,才能夠讓冷卻劑降溫。這個問題並不困難,我輕鬆地
就將整個反應爐給修好了。全艦至少目前暫時脫離了爐心融毀的危險,接下來我
可以暫時安心的四處探索了。
誰是間諜?
當那艘聯合國的戰艦神祕的出現在『波絲鳳妮』的軌道上時,我就開始懷疑船艦
上到底是不是被聯合國的間諜滲透,如果的確如此,那麼他會不會再進一步呼叫
其他的聯合國部隊呢?看來這將是我目前調查的第二個目標。能夠知道這次極機
密任務的目的的人,想必不會是低階層的士兵,必定是高階的軍官,想到聯合國
的魔爪竟然伸到了同盟最精銳的戰艦中,我不禁感到一陣寒意。藉著艦長留下來
的個人隱私密碼,我開始詳細地調查每個人的寢室,希望能夠從裡面獲得一些蛛
絲馬跡。
在第三層『金伯利•法肯』的寢室中(我利用密碼L6EC進入),我打開抽屜仔細
檢查,發現了一張紙條,上面記載著『詹姆士•伯』的個人隱私密碼IH31,看來
兩人的關係並不尋常。在同一層,我也利用『席德基•穆拉』的個人隱私密碼
F111進入了他的寢室,拿走他放在桌上的一個項鍊,上面雕刻著圓周率π的圖案
,同時也順手帶走他的桌上的程式原始碼,並且利用他的電腦處理這個程式碼的
結果,我並且注意到輸出的結果中又再次出現了π這個代號,看來並不尋常-也
許這是在暗示著些什麼。
我接著使用JU88的密碼進入了『馬麗•關』的寢室,找到了一本她私人的日記;
雖然就這樣亂動私人的物品不是很道德,但我想她會原諒我的。從日記的內容中
,我看出來她覺得『詹姆士•伯』是個很可疑的人物,甚至有可能就是聯合國的
間諜,但她還來不及對艦上長官報備就遇到了被偷襲的狀況,看來我有必要對這
個人加以深入調查,也許可以解決我腦中的許多疑問。不過在這之前我一路閒逛
,逛到了第六層的貨櫃間,在裡面撿到了一個“多功能工具“,有點類似古代的
瑞士刀。
接著我就立即搭乘電梯到第二層,用密碼IH31進到『詹姆士•伯』的房間中,看
來看去最可疑的就是那個船艦模型了,我拿起來後,覺得這個模型不合理地沈重
,於是就用“多功能工具”上的切割熱塑性塑膠的功能,把模型給割了開來。裡
面果然藏了一些東西:首先我拿起那個發報器,仔細聽了聽內容之後,確定了『
詹姆士•伯』就是聯合國的間諜,糟糕的是,他還在艦上安裝了一個反物質炸彈
,如果時間內沒有解除就會引爆。我看了看其他的東西,從信封裡面拿出他預備
要交給弟弟的一封信,大略知道了他背叛同盟的原因,但我卻沒有感到一絲的同
情,也許戰爭讓所有人的心都麻木了吧!
但是他把炸彈藏到哪裡了呢?雖然手上有個鑰匙,但我一時之間卻想不到哪裡有
這樣的櫃子或是保險箱可以打開。苦思許久之後,我突然記起『詹姆士』有做了
一台『列辛頓』號的模型放在官廳裡!我立刻前往,果然鑰匙可以將那個展示用
的防彈櫃打開,我取出模型,再度用“多功能工具”將這個模型給拆開,拿出了
裡面的反物質炸彈,打開封裝並按下裡面最大的那顆按鈕,我把炸彈的倒數給暫
停了下來。先把它留著吧!也許將來這個威力強大的武器會有用的。
人腦對電腦
接下來我分析了一下目前的狀況,發現由於主電腦的故障,我不但沒有辦法得知
整個任務的詳細背景,連全艦目前情況的完整分析都沒有辦法知道,所以我決定
先將整個損壞的電腦系統修好。我先搭乘電梯到第五層,順便進醫護室察看狀況
,發現一個緊急狀況啟動的催淚瓦斯功能,是在遙控器上輸入911的密碼,我暗自
將它記在心中。
接著我走到通往電腦室的走道上,發現入口的走道受到強大外力的撞擊,變成殘
破扭曲的一塊,幾乎沒有辦法通行,我的力量又不足以將其扳回原狀,這時身上
帶著的“切割氣炬”很快地就派上用場,我用它將通道勉強清出了一條可以行走
的路線。接著我將氣炬熄滅,走到門前,卻發現還需要輸入密碼,我手上唯一的
線索就是電腦技術員房間中的那串項鍊,抱著賭運氣的態度,我輸入了π的數值
,3414,沒想到竟然真的是打開門的密碼!
我進了門,大概地看了一下周遭的狀況,發現自己原來對這種先進的電腦一無所
知!這下可慘了,我要怎麼辦呢?我東碰西碰,終於把控制台上的一個面板打了
開來,讀了裡面的一張紙條之後,我大概知道了對付這個狀況的方法。原來將電
腦重新開機,就可以解決許多的問題,於是我一個一個的試著上面的拉桿,直到
最右邊的那個,才把電腦整個重新關機再重開,接著電腦也跟著恢復了正常運作
。
絕地任務
從電腦的口中,我得知了這次任務的真正目的:原來同盟是希望藉著和此地可能
的外星生命接觸,來獲得能夠扭轉整個戰役的超高科技,而在這場戰爭中已佔優
勢的聯合國自然不肯輕易放棄,難怪雙方會對這個任務勢在必得。不過讓人感到
好奇的,就是雖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是我隱隱感覺到這台電腦其實比我看得到的
還要人性化,也許這將是種新形態的生命吧!不過我也另外得知了一些其他的資
料,像是如何呼叫『傑力可』船上的登陸艇,而目前的當務之急是修復超光速通
訊系統,以便能夠和最近的殖民地連絡上。
我立刻前往二樓的通訊中心使用通訊系統,但發現它沒有任何功用。根據電腦的
診斷,目前通訊碟由於馬達受損的關係,而沒有辦法做出適當的調整,也因此整
套超光速通訊系統幾乎完全停擺。藉由它的報告,我知道了修復通訊碟所需要的
零件為EC2001和EC2010。我走出電腦室,走到走廊底的電子零件倉庫中,找到了
這兩樣零件,並且各帶一個在身上。隨即我經過三樓的時候,在餐廳裡面檢查了
一下剛剛修好的VR系統,由於派不上什麼用場,我把VR系統的訊號和能源線拉斷
,順手拿出了裡面的CPU,並且將它的外包裝給打了開來,發現沒什麼特別的,
於是我將它收在身上,繼續修復通訊系統的任務。
mission6.gif 第六層 
cargo bay貨櫃艙、shuttle bay太空梭停機坪、control room控制室
我搭乘電梯到了第六層,走進走道底的太空梭停泊處,打開裡面的衣櫃,拿出一
套太空衣,糟糕的是裡面沒有剩下多少氧氣,不知道這保養是誰做的!我只好克
難式的用“多功能工具”將“切割氣炬”分解開來,把裡面的氧氣筒連上太空衣
,勉強做成一個暫時的氧氣供應器。我戴上頭盔,操作面前的控制器,將內外兩
個房間都減壓之後,我打開兩邊的艙門,走到外面的停機坪,直到停機坪的盡頭
後,再走到艦外的空間,經過一番波折(請照下面的走法前進,否則很容易迷路
:向左轉、前進一步、向左轉、前進一步、向左轉、前進一步、向右轉、往前面
走三步、向左轉、往前走一步、向左轉、打開面板)終於走到了通訊碟的旁邊。
我將面板打開,把裡面損壞的零件通通替換掉,之後我關上面板,照著原路回到
停機坪(向前走三步、左轉、向前走一步、右轉、向前走一步、右轉、向前走一
步、右轉、向前走五步。)我走進太空梭停機坪的控制室,操作系統先關上艙門
,重新將兩個地方加壓,之後再把通往外面的門打開,這時我的氧氣也剛好用完
。我乘坐電梯前往第二層,準備使用通訊系統。
啟動超光速通訊系統之後,我利用下面的順序和最接近的EREBUS殖民地的指揮官
連絡上了。(順序:『列辛頓』號、TRB010、TRB291、TRB695、TRB333、TRB905、
TRB869、TRB061、TRB442、TRB801、EREBUS)在和『戴克』上將經過了冗長的
討論之後,由於我認為時間急迫,不能將『列辛頓』號從好不容易抵達的『波斯
鳳妮』星撤離,即使抗命我也要死守住這個地方,以免落入聯合國的魔掌,這樣
整個地球都會被那群極度害怕科技的瘋子給控制,人類的未來勢必會就此結束。
我絕不允許!這樣也對不起已經壯烈犧牲的所有船員們。
『戴克』上將看我如此堅決,但同盟的援軍又無法趕來,他為了讓我有可能和聯
合國的大軍對抗,只好告訴我一個目前同盟還在研發中的高科技武器:直接將人
腦和無人戰機連線進行作戰,如此以人腦的速度結合了無人戰機的操控性,將有
機會打敗聯合國即將到來的大軍,不過由於這個系統還在實驗階段,所以後遺症
仍然存在,並且十分嚴重-使用者將在八到十天內死亡!雖然我並不願意隨便犧
牲,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倚靠它來拯救整個同盟了。
『戴克』將軍感動於我的誠意,將啟動這套先進系統的密碼交給了我,並且交代
我在同盟援軍抵達前,儘量守住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戰略位置。我感慨的同意了,
並且決定將繼續整個設法和外星人接觸的任務,免得整個任務的成果落入聯合國
的手中。到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登陸前的準備
接下來就是得要將登陸艇送到『列辛頓』號上了。之前我就從主電腦的記憶庫中
得知,可以藉由遙控的功能來將登陸艇駕駛到船上。我利用超光速系統(『列辛
頓』-TRB010-JERICO。並且將整個行動的代碼JACOB'S LADDER傳送過去,啟動
它的自動導航系統,使用船對船間的導航訊號來作為目標。
我接著立刻搭乘電梯前往第六層。進入停機坪的控制台之後,我將導航系統的訊
號打開,並且將停機坪的大門打開;等到登陸艇飛進來之後,我關上停機坪的門
,同時將兩個地方加壓,等到壓力到了可允許範圍後,我再將控制室的門打開,
走進登陸艇中。
一走進登陸艇,我打開左方的儲藏櫃,取出裡面的各項探險配備,包括了“探針
發射器”、“地質探針”、充填發射器用的“壓縮氣體匣”、“線捲”。接著我
打開門,走到登陸艇的中段,再打開那裡的儲藏櫃取出兩罐氧氣筒,這樣就解決
了我的太空裝沒有氧氣供應的問題。我照著駕駛的方法,先以標準的程序將對外
的艙門打開,穿上太空裝,走進登陸艇中,走到前端飛行控制的地方。
原本以為這次就可以將它直接降落到地表上,但我啟動了飛行前的自我檢查後,
它就停了下來,似乎有很多的工作要處理。所以我決定在登陸艇的飛行檢查完成
之前,先利用這個時間看看那套會產生致命副作用的先進戰術系統,當然,我還
記得要把太空裝給脫了下來,免得平白浪費寶貴的氧氣供應。
我搭乘電梯到了第二層,利用個人隱私密碼DC22走進醫官的房間中(也就是裡面
有視網膜保險箱的那一間),利用『詹姆士』留下來的視網膜偽裝器(就是那個
像雙桶望遠鏡的那個裝置,記得將它開關打開),我將裡面的視網膜模式調整到
Miracle Dark,並且將它放置到保險箱接觸眼睛的地方,輕易地將其打開。我把
裡面的所有東西通通都拿出來,包括和艦上戰術系統連結的電纜、頭盔、資料夾
、注射器、藥劑通通都帶走。
以眾敵寡
mission7.gif 武器層 
一號、二號、三號武器室
接著我搭乘電梯到了武器室,走進負責裝卸無人戰機的控制室,我啟動了第一百
八十號程式,將戰機裝填上去,並且將它啟動。我在一到三號的控制室裡面都重
複了這些步驟,將所有的無人戰機充填上去,以便應付可能的作戰場面。完成了
這個工作之後,我走到艦橋,先向右轉,直走之後走到戰術控制台前面,既然我
已經下定決心盡一切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看來我只有選擇使用這整套系統了。懷
著必死的決心,我將電纜接上頭盔,將藥劑裝填進注射器中,將這個裡面藏著無
數微型機器的混合液注射進我的身體裡。最後我將頭盔連接上戰術控制台,開始
試著使用整個系統。
進入系統之後,發現系統的設定是需要使用者先通過程式預設的八個狀況之後,
才有資格正式啟動這套系統。於是我接受挑戰,輕易地將八個任務通通完成。(
這個內附的小遊戲有幾個要訣,把遊戲速度調慢一些,以便讓你慢慢操作,同時
要善於利用局部的數量優勢,譬如說當敵方有三架無人戰機向你飛來的時候,你
可以用同樣的數量,先以三架戰機圍攻為首的第一台,以三比一的優勢很快地將
其消滅之後,再用相同的伎倆將來犯的其他敵人順序消滅。三種無人戰機的功能
和武器各不相同,玩者必需要視任務的狀況來進行調配;而每一台戰機在受損之
後,可以回到船內進行修復,請確實掌握各戰機的損害狀況,以免發生不必要的
資源浪費。)
當解決了所有的內建任務之後,這套系統才正式和戰鬥系統連線。這時我只得先
回到停機坪去察看登陸艇是否作好了飛行前的檢查。不料剛走進控制室,艦上立
刻響起了戰鬥狀況的警報,我飛也似的衝回艦橋,利用我之前所鍛鍊出的技巧打
敗了這次入侵的敵人;但很明顯的,敵人並不只有這一波;不過在等待敵人前來
的空檔時,我決定再度回去察看登陸艇的狀況。沒想到警報再度響起,我只得又
三步併做兩步的趕回艦橋,再度擊敗了空前的艦隊,看來這套系統在初次實戰的
狀況下就證明了它的功能,很可惜的,我大概沒有機會跟任何人報告了吧!
終於戰勝了這些敵人之後,我走到停機坪,照著正常的程序,拔下原先的頭盔,
穿上太空衣,開啟兩邊的門,走進登陸艇中。直接走進駕駛艙中,這個時候整個
飛行前的檢查已經完畢,我終於可以踏上傳說中的『波斯鳳妮』星球,一探外星
人的奧祕了!
第三類接觸
但飛行的途中卻出了一些差錯,登陸艇降落得並不平穩,甚至可以說有些糟糕,
使整個機身遭到了很大的撞擊,看來大概是沒有機會再飛回軌道上了!我腳步不
穩地走出登陸艇,看到地上散落一地的金屬碎片,想到也許這些碎片日後還能派
上用場,於是我照著一貫不厭其煩的的精神,將地上的金屬碎片通通都撿了起來
。
我向前走了一步,遇到一個分岔路口,我選擇了右手邊的那條岔路,一路走向前
。走到了冰河的地形之後,發現整個遺跡的入口被冰封住了,思考了一下之後,
發現身上帶著的那個反物質炸彈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我將乙炔、氧氣筒接上『
切割氣炬』,把它點燃,用它的熱力切開了一個小口;我將反物質炸彈定成十五
分鐘後爆炸,並且按下旁邊的按鈕將其啟動,把它丟進那個洞中。很快地它就被
冰封在裡面,我連忙儘量向遠處跑;逃離峽谷之後,我聽到轟然一聲,整個山谷
差點被我給炸塌,但那個洞穴的入口也跟著打開了。
我走進洞穴中,卻發現距離眼前的走道有一段距離,仔細思考一下之後,我背包
裡的東西又可以派上用場了。我將高壓氣體匣裝進探針發射器裡面,把線圈連接
上那個探針,然後我把探針裝進發射器裡。將發射器舉起,我瞄準前方的橋樑發
射!咻的一聲,探針射中那個橋樑。我小心翼翼地沿著那條鋼索爬上去,終於抵
達了隱藏外星人祕密的洞穴,看來披露這一切祕密的時機就在眼前了。
missionc.gif 洞穴地圖
basin低地、blue藍色、yellow黃色、ochere八角、wire鋼索
一開始我就走進“低地”的洞穴中,一路走到裡面有一個窪地的地方,從裡面拿
出兩個黃色和藍色的長條形物體,也許這是外星文明遺留下來和我們溝通的證據
吧!我拿著這兩樣東西,走進洞穴地圖上標示著“黃色”的洞穴,走進裡面同樣
的窪地地形中,將黃色的那個長條形物體塞進裡面的那個方形插槽中,拿走出現
的那個黃色的三角柱。接著再走進地圖上標示著“藍色”洞穴的地方,將之前拿
到的那個藍色長條形物體插進那個窪地地形中的方形插孔,同時也得到一個藍色
的三角柱。接著我將這兩個三角柱帶到地圖上標示著“低地”的洞穴中,將藍色
的三角柱插進方形的插槽中,將黃色的三角柱插進三角形的插槽中。
接著我用“切割氣炬”將這兩樣東西融化,流到中間的水槽中,但我用掃描器分
析的結果,似乎還少了些什麼。現在只剩下一個洞穴還沒有去過了,我立刻趕到
地圖上標示著“八角”的洞穴,走進同樣的窪地地形,拿走裡面的那個八角形褐
色的長條形物體。我很快的走回地圖上標明低地的那個洞穴,迅即把那個八角形
的物體丟進去,看來似乎這裡提供的養分不夠,沒有辦法讓這些外星的奇特生命
自行生長,看來我只好將我剛剛撿到的金屬碎片全部丟進這個槽中來幫助他們的
生長。很快的那些生物就開始慢慢的成長,在我的眼前從比原子大不了多少的狀
態慢慢地成長,並且利用這個星球的礦物質慢慢的自我進化、自我成長-直到一
陣白光突然籠罩了我。
未來的命運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盡是一片殘破的景象,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不過我被
困在一個建築物中,而門又整個變形,看來很難打得開。為了要弄清楚自己身在
何方,我再度點燃了“切割氣炬“,將身邊一團變形的金屬切割開來,打開那扇
門,穿過走道,從地上堆積的許多大金屬碟中拿了一個,然後打開這個奇怪系統
的電源開關,但是旁邊另外一個開關卻會自動關上,每次都讓整個系統停擺,於
是我用身上帶著的線圈將開關給固定柱。
走到建築物的外面,把那個沈重的金屬碟放上那兩條鐵軌,發現它進然會慢慢地
漂浮起來,看來這個是某種載運貨物用的磁浮系統。我搭乘上這個系統,方纔驚
覺到這裡的空氣、景物都是如此的熟悉,地上的一塊牌子竟然寫著“洛杉磯”!
我現在在地球上?地球倒底遭遇了什麼巨變?難道聯合國征服了全地球嗎?可是
勝利者到哪裡去了?看來我只有搭乘那個磁浮系統一探究竟了。
到了那個神祕高塔旁之後,我大致察看了一下,發現沒有進去的路,我看見遍地
的機械殘骸和屍體,還有一台極為巨大的坦克,也許它的主炮還可以用!我可以
拿來當作開路的武器!我打開坦克的艙門,爬進去,赫然發現一具死屍,看來也
是這場戰爭的犧牲者。我向右轉,打開開關,向左轉使用那個瞄準的準星,射了
威力驚人的一炮,不知道造成了什麼樣的效果,但是我確定這台坦克已經完全報
廢了。
我爬出擁擠的坦克,發現眼前的牆果然已經被我打開了一個大洞。我勉強鑽了進
去,發現裡面是一個很巨大的基地,但是我跟著那些在地上行走的機器,通過一
條又一條的走道,直到我來到整座基地的中心。我眼前出現了兩個發光的環狀物
,我隨便挑了一邊走了進去。發現到了一個讓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我漂浮在
一片虛無當中!
首先我拿起杯子,喝光裡面的液體,接著拿起鑰匙,把門打開,走向前-我得知
了令人震驚的事實,原來在我發現那些外星人之後,地球上的許多這一類的人造
生命開始產生了自己的意識,而人類出於恐懼後,發動了一場毀滅性的戰爭,而
這些生命也被迫要保護自己,雙方都在這場戰爭中受到了非常大的傷害;雖然這
些人造生命有意談和,但是人類沒有辦法容許和自己製造出來的生命平起平坐的
羞辱,於是他們發動了最後、最致命的手段,利用毀滅性的科技將可供跳躍的超
空間徹底毀滅,接著產生的震波甚至可能將銀河系的這一個旋臂完全摧毀,而殘
存的人類則挑選出了一些最後的菁英,把他們送上航向遙遠銀河系中心的太空船
,希望他們能躲過這一劫。但是這樣的結果並不是大家所樂見的,我有意阻止這
樣的慘劇發生,於是這些生命將我送到了一個平面的空間中,希望我在裡面的遭
遇能夠對我有些啟示。
在那個裡面我遇到了一個平面的小生物,我和它交談的結果,發現它在等待某種
門的出現,但是他們不確定這個門到底會出現在什麼時候的什麼地方(當然是指
這個平面座標系啦!),所以只能在這裡苦苦的等候,而且還錯過了這個門。於
是我利用旁邊的箭頭,將自己在時間中移動,從一秒移動到十秒的地方,發現那
個門已經出現過了,而且消失了,我靈機一動,問那個小生物它是在什麼時間、
什麼地點看到那個門的,然後我移動到那個時間,和那時的小生物說話,接著再
往前移動,再和那個小生物說話,接著回到原先門應該出現的那個時間,告訴他
們那個門出現的地點,然後往之前的時間移動。
我領悟到了原來整個事件都可以藉由時光旅行來解決,如果我能夠回到『列辛頓
』被攻擊之前,我就可以讓船上的所有船員不需要被犧牲。於是我決定捨棄現在
的一切,回到那個時間。
最後的改變
我一回到船上,立刻找副艦長崔蘭談話,告訴他們已經有聯合國的軍隊在埋伏等
待著他們,叫他們不要輕易地掉入陷阱,但卻沒有人肯聽我的話,反而以為我的
神志不清,滿口胡言亂語,於是他們把我給送到醫護室裡,把我關在那邊。我趁
著副艦長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拿走遙控器,在上面按下911的緊急狀況密碼,
她立刻被迷昏,我衝去艦橋,告知艦長目前的狀況,並且自告奮勇地使用那套全
新的系統(其實我早就已經操作過很多次了),在擊退了聯合國的軍隊之後,我
的故事也就此結束。
我所作的到底是對還是錯?雖然我們被保護得好好的,但是探索太空,和新的文
明、新的智慧接觸的工作,已經由這新一代的智慧生命所取代,人類真的已經到
了進化的頂端了嗎?我不知道。